關鍵字搜尋  
 
   
 
 
 
焦點議題
 


 
父母老後如果只能依靠你 身為「兒子」的你準備好了嗎? 字體:正常放大
 

pastedGraphic.png

父母老後,如果只能依靠你,身為「兒子」的你,準備好了嗎?台灣社會終將迎來漫漫長照路,身為兒子,該怎麼因應這項切身的課題?身為男人,又該如何面對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?

 

父母老後,如果只能依靠你,身為「兒子」的你,準備好了嗎?台灣社會終將迎來漫漫長照路,身為兒子,該怎麼因應這項切身的課題?身為男人,又該如何面對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?

 

照顧母親 沒有「難為情」餘地

 

思考如何照顧父母時,異性之間的身體照顧也是值得關注的問題之一。幫母親脫衣服、穿衣服、擦洗身體、協助上廁所或是更換尿布,以兒子來說,真的「做得到嗎」?

 

事實上,也曾有學者指出,有人主張「男性無法照顧」,是因為身體照顧對男性而言是個瓶頸,不只是男性幫女性做身體照顧時會感覺「不舒服」,被男性照顧的女性應該也同樣會感到「不舒服」。

 

受訪的兒子照顧者之中,談到「因為我是男人所以很難執行」的事務時,不少人都舉出「幫母親做身體照顧」這件事,尤其協助大小便更會讓他們感到困難。不過這些兒子照顧者雖然實際在照顧母親,但他們的母親大部分身體狀況都還沒有惡化。可是,未來隨著母親的症狀逐漸惡化、身體功能慢慢衰退,他們將不得不面對「侍候大小便」的日子。針對母親的身體照顧,他們吐露了對未來的不安。

 

另一方面,另一群兒子照顧者的「不安」則已經成為現實,也就是他們的母親已經需要身體照顧了,那麼他們又是怎麼看待這一切呢?

 

事實上,至少以這次的訪談來說,所有已經實地在幫母親做身體照顧的兒子照顧者之中,並沒有人提到對身體照顧這件事感到「不舒服」,這一點倒是出乎我的意料。不過,他們也確實談到了有關身體照顧的「技術性難度」。

 

舉例來說,在自家狹窄的浴室,很難幫無法自行站立的高齡母親洗身體。要支撐住母親的身體本來就很難,何況全身淋濕又抹上肥皂,身體會變得更滑,也就更撐不住。

 

有一位高齡的兒子照顧者表示,他除了要一邊注意不讓老人家虛弱無力的身體倒下,還要一邊仔細清洗每個部位,以免殘留肥皂,整個過程神經緊繃,「在家幫她洗完澡後,我常常累到癱在椅子上」。

 

兒子照顧 老媽的感受好嗎?

 

伴隨身體照顧而來的「不舒服」,就算兒子本身妥協了,也不表示接受照顧的母親沒有抗拒感。

 

只要母親需要身體照顧,做兒子的不論如何都必須做好心理準備,然而換個角度想,母親必須接受兒子這樣照顧自己,真的會感到幸福嗎?

 

佐武先生(五十多歲)是一位母親需要身體照顧的兒子照顧者。剛剛開始照顧的時候,母親曾對他發牢騷:「沒想到我也有讓兒子做這種事的一天」、「讓兒子做這種事,我真是丟臉。」

 

當時,母親還不需要身體照顧(那些話是對著正在準備飯菜的佐武先生說的),之後過了將近八年,她的症狀越來越嚴重,現在連上廁所也需要協助。有時候甚至會忘記佐武先生是自己的兒子,於是也漸漸不再抗拒由兒子協助上廁所了。

 

但是,每次回想起母親當時的那番話------不認同應該由兒子照顧自己------他就覺得依照母親的想法,假使她的認知功能沒有衰退到這個地步,應該會更討厭像這樣被兒子照顧吧。

 

當然,需要協助母親上廁所時,他會主動去幫忙,但這是不是母親真正想要的幫助,他卻沒有信心,而且也無法求證了。佐武先生心想,在照顧中產生的抗拒感,與其說是來自自己,倒不如說是來自母親,但他也就這樣抱著矛盾的心情,每天繼續協助母親大小便。

 

母子關係 比不上母女自在

 

其實不只是身體照顧上的困難,談到跟母親之間的心理距離,有些兒子照顧者也提到了身為兒子的缺點,以及偶爾會萌生的「如果自己是女兒就好了」的念頭。

 

角田先生(五十多歲)就表示,因為自己是兒子,母親不會坦率地跟他說「自己其實想要怎麼做」,感覺總是在跟他客氣。母親吃角田先生準備的飯菜時,總是會誇獎好吃,也會把飯吃個精光;陪母親去廁所時,則是得一路聽著母親向他道歉。

 

但只要角田先生的姊姊露臉,原本客客氣氣的母親會突然變得毫無顧忌。她會當面評論姊姊帶來的飯菜,不喜歡的菜色也會直說,連推輪椅的方式都要碎念一番。而姊姊也不會默默承受批評,所以經常會氣得回嘴:「媽,如果妳老是說這麼任性的話,我就再也不來了!」

 

母親和姊姊看似互相抱怨,但她們其實還是很親的。就像角田先生說的「越吵感情越好」,她們母女倆的關係就是想到什麼都能拌嘴。

 

事實上,每次姊姊來訪,她們母女倆老是一邊互相抱怨一邊喝茶,說說笑笑地聊幾個小時都不膩。如果是母親和角田先生就不一樣了,總是說不了兩句話。

 

角田先生反而擔心,如果母親對於被兒子照顧感到愧疚、想說什麼卻又不敢說,那麼因照顧產生的壓力不就累積在母親身上了嗎?他也表示,雖然知道當兒子照顧者很辛苦,但現階段並未感覺到「照顧的辛勞」,他心中在意的,反倒是母親可能因為主要照顧自己的人是兒子,而感到「被照顧很不方便」。

 

文/摘自《我是兒子,我來照顧》

 

 


【 2019-05-19 聯合報 】


| 上一筆 | 下一筆 | 回列表|
 
 

 

   
  © 2010 aa-rich. All Rights Reserved | Login訂閱電子報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