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鍵字搜尋  
 
   
 
 
 
生活•觀念
金融•理財
社會•壽險
健康•保健
職場•管理
輕鬆一下
健康元氣
Video 分享
銀髮生活
 


 
爆肝女主管被放逐冷部門 醫師教她一招還擊老闆的不當待遇 字體:正常放大
 

「我不明白。」黃小姐說。

 

「為了公司,我幾乎是在拚命。從早忙到晚,自動加班,從來沒怨言,但是今天公司這樣對我,我真的很難接受。他們這樣做,無非是要我自動請辭,除了這條路,我似乎也沒別的路可走了。這幾天,我每次想到這件事,就會氣到發抖,根本沒辦法睡覺。」

 

黃小姐在某家公司任職,工作表現極為優異,是大家相當看好的一個明日之星。近來她升了官,反而很苦惱──因為她升為某個冷門部門的主管,部門名稱很怪異,以前從來不曾聽過,底下一個人也沒有,沒有同事、沒有目標,不知定位,除了一間空蕩蕩的辦公室以外,什麼都沒有。

 

「我知道他們忌妒我,所以故意整我。強迫我跟我的班底分開,讓我什麼事情也不能做。」黃小姐憤憤地說。

 

「我的表現在公司裡有目共睹,他們不敢得罪我,只好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。要是我能確定哪些傢伙幹的,我一定去找他們算帳!」

 

「很可惜,妳可能永遠不知道是誰幹的。而且,這是個經過嚴密計畫後的陰謀。從所有人的口中,妳可能什麼也問不出來。」

 

「對!就是這樣!大家都敷衍我!講一堆只能騙騙白癡的話。」黃小姐越講越生氣。「要我乖乖請辭,想都別想,我不是那麼好逼走的人!

 

不甘心:為什麼這樣對我?

 

「靠情緒或意志力都無法解決問題的。要不然,今天你就不會來找我了。」

 

「我是因為失眠,所以才來看診。」黃小姐辯白說。

 

「妳認為在這種狀態,妳能撐多久?」

 

「我不知道。也許你說的對,但是我真的很不甘心。」

 

「好吧!倘若妳不甘心,那妳就得為自己做些什麼。妳想擊敗他們,我知道,但是妳要怎麼做呢?」

 

「我已經是全公司裡面,最有生產力的人了,為什麼他們還想砍掉我?他們只是在自我犧牲而已。」

 

「現在妳理解了。倘若在理性的前提下,公司應該留住最有生產力的員工,但很可惜,從來沒有一個公司是遵循理性在做事的,所以公司的競爭力才不會達到最大。在這種情況下,個人價值不能保證什麼──人可以選擇自殺,公司自然也可以選擇砍掉自己最有價值的員工。」

 

妳要繼續提高自己的價值

 

「所以我就得接受這種命運?」

 

「當然不是,妳得繼續提高自己的價值,讓公司更難以損失妳這個人才。」

 

「沒有人,沒有錢,連定位也沒有!我能怎麼做?」

 

「以前的妳,已經習慣在規則中打仗,今天,妳被放逐到規則以外,所以妳得自己創造自己的規則。」我說。

 

「畢竟,妳還是那個單位的主管,妳有權對內或對外表達些什麼的。而且,妳也不必擔心得罪上司,因為人家原本就希望妳滾蛋。妳做得再爛,也不會比這個更爛──就當做妳已經死了,死人是不必守規矩的。」

 

黃小姐思索了片刻,忽然面容一斂。「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了。」

 

「我會開抗憂鬱劑與安眠藥給妳。這些藥物會增強妳的體力,減低妳對於別人評價的依賴度,提高妳的記憶力與反應力。讓妳可以以一敵萬,即使在會議室全場敵對狀態下,依然神態自若。」我說。

 

「當然,這是以物質來對抗心靈的方式,在妳沒人沒錢沒資源的狀態下,這是最廉價的還擊炮火。妳可以決定要不要使用?」

 

黃小姐選擇迎戰一途,也一一詢問了各類「軍火」的作用與副作用。

 

轉變,必須從自己開始

 

一個月後,黃小姐又來就診,她略為憔悴,但神情頗為自得。「你的藥很有效。真的,我彷彿變成另外一個人,比以前冷靜多了。」

 

黃小姐開始陳述她這個月幹的「好事」──她開始利用這個空殼主管的名頭,開始對外接洽各種事務。她自己創造這部門的角色:自己決策,自己執行。她更加努力了,甚至還自掏腰包辦活動。她過去的下屬,也都偷偷跑來幫忙。

 

「妳現在就要記得一件事,妳所有的行為,都必須是對公司有利者才行,換言之,妳得繼續提高自己的價值。」

 

好的狀態──最好的武器

 

黃小姐會意的一笑。我也很欣賞她的聰敏,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領悟了這個道理。

 

接連幾個月過去,黃小姐繼續來拿藥,儘管她的症狀已經改善,但她還是保持一定的劑量。有人勸她停止服藥,以免「傷身」。她只是淡淡的說:「這是正義的成本。」

 

全公司的人都傻眼了。一些想來安慰她的人,看到她自得的模樣,都愣住了──然後被她抓公差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。「就是嘛!與其空言安慰我,不如實際來幫我做事情比較快。」她說。

 

她的部門成了公司裡最不花錢、績效極佳,但沒人知道真正定位的一個怪異單位。「我管他們的看法?定位就在我腦袋裡,要怎樣就怎樣,反正最慘的,就像原本那樣被趕出去而已。」她說。

 

「我用我的身分做我可以做的事,累積我自己的經歷與業界名聲,然後幫公司賺錢──誰能怪我?要我自己走人?門都沒有!」

 

妳可以去到更好的地方

 

一年後,公司為了解決這尷尬的場面,只好將她調回另外一個部門,而且給她一個更高的職位,算是用來堵住她的嘴。

 

最後一次門診時時,黃小姐反而相當平靜。「也許是我該認真思索,這地方是否值得我待下去的時候了。」

 

文/陳俊欽(精神科醫師)

 

 

「我不明白。」黃小姐說。 「為了公司,我幾乎是在拚命。從早忙到晚,自動加班,從來沒怨言,但是今天公司這樣對我,我真的很難接受。他們這樣做,無非是要我自動請辭,除了這條路,我似乎也沒別的路可走了。這幾天,我每次想到這件事,就會氣到發抖,根本沒辦法睡覺。」 黃小姐在某家公司任職,工作表現極為優異,是大家相當看好的一個明日之星。近來她升了官,反而很苦惱──因為她升為某個冷門部門的主管,部門名稱很怪異,以前從來不曾聽過,底下一個人也沒有,沒有同事、沒有目標,不知定位,除了一間空蕩蕩的辦公室以外,什麼都沒有。 「我知道他們忌妒我,所以故意整我。強迫我跟我的班底分開,讓我什麼事情也不能做。」黃小姐憤憤地說。 「我的表現在公司裡有目共睹,他們不敢得罪我,只好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。要是我能確定哪些傢伙幹的,我一定去找他們算帳!」 「很可惜,妳可能永遠不知道是誰幹的。而且,這是個經過嚴密計畫後的陰謀。從所有人的口中,妳可能什麼也問不出來。」 「對!就是這樣!大家都敷衍我!講一堆只能騙騙白癡的話。」黃小姐越講越生氣。「要我乖乖請辭,想都別想,我不是那麼好逼走的人! 不甘心:為什麼這樣對我? 「靠情緒或意志力都無法解決問題的。要不然,今天你就不會來找我了。」 「我是因為失眠,所以才來看診。」黃小姐辯白說。 「妳認為在這種狀態,妳能撐多久?」 「我不知道。也許你說的對,但是我真的很不甘心。」 「好吧!倘若妳不甘心,那妳就得為自己做些什麼。妳想擊敗他們,我知道,但是妳要怎麼做呢?」 「我已經是全公司裡面,最有生產力的人了,為什麼他們還想砍掉我?他們只是在自我犧牲而已。」 「現在妳理解了。倘若在理性的前提下,公司應該留住最有生產力的員工,但很可惜,從來沒有一個公司是遵循理性在做事的,所以公司的競爭力才不會達到最大。在這種情況下,個人價值不能保證什麼──人可以選擇自殺,公司自然也可以選擇砍掉自己最有價值的員工。」 妳要繼續提高自己的價值 「所以我就得接受這種命運?」 「當然不是,妳得繼續提高自己的價值,讓公司更難以損失妳這個人才。」 「沒有人,沒有錢,連定位也沒有!我能怎麼做?」 「以前的妳,已經習慣在規則中打仗,今天,妳被放逐到規則以外,所以妳得自己創造自己的規則。」我說。 「畢竟,妳還是那個單位的主管,妳有權對內或對外表達些什麼的。而且,妳也不必擔心得罪上司,因為人家原本就希望妳滾蛋。妳做得再爛,也不會比這個更爛──就當做妳已經死了,死人是不必守規矩的。」 黃小姐思索了片刻,忽然面容一斂。「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了。」 「我會開抗憂鬱劑與安眠藥給妳。這些藥物會增強妳的體力,減低妳對於別人評價的依賴度,提高妳的記憶力與反應力。讓妳可以以一敵萬,即使在會議室全場敵對狀態下,依然神態自若。」我說。 「當然,這是以物質來對抗心靈的方式,在妳沒人沒錢沒資源的狀態下,這是最廉價的還擊炮火。妳可以決定要不要使用?」 黃小姐選擇迎戰一途,也一一詢問了各類「軍火」的作用與副作用。 轉變,必須從自己開始 一個月後,黃小姐又來就診,她略為憔悴,但神情頗為自得。「你的藥很有效。真的,我彷彿變成另外一個人,比以前冷靜多了。」 黃小姐開始陳述她這個月幹的「好事」──她開始利用這個空殼主管的名頭,開始對外接洽各種事務。她自己創造這部門的角色:自己決策,自己執行。她更加努力了,甚至還自掏腰包辦活動。她過去的下屬,也都偷偷跑來幫忙。 「妳現在就要記得一件事,妳所有的行為,都必須是對公司有利者才行,換言之,妳得繼續提高自己的價值。」 好的狀態──最好的武器 黃小姐會意的一笑。我也很欣賞她的聰敏,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領悟了這個道理。 接連幾個月過去,黃小姐繼續來拿藥,儘管她的症狀已經改善,但她還是保持一定的劑量。有人勸她停止服藥,以免「傷身」。她只是淡淡的說:「這是正義的成本。」 全公司的人都傻眼了。一些想來安慰她的人,看到她自得的模樣,都愣住了──然後被她抓公差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。「就是嘛!與其空言安慰我,不如實際來幫我做事情比較快。」她說。 她的部門成了公司裡最不花錢、績效極佳,但沒人知道真正定位的一個怪異單位。「我管他們的看法?定位就在我腦袋裡,要怎樣就怎樣,反正最慘的,就像原本那樣被趕出去而已。」她說。 「我用我的身分做我可以做的事,累積我自己的經歷與業界名聲,然後幫公司賺錢──誰能怪我?要我自己走人?門都沒有!」 妳可以去到更好的地方 一年後,公司為了解決這尷尬的場面,只好將她調回另外一個部門,而且給她一個更高的職位,算是用來堵住她的嘴。 最後一次門診時時,黃小姐反而相當平靜。「也許是我該認真思索,這地方是否值得我待下去的時候了。」 文/陳俊欽(精神科醫師)

【 2019-05-17 聯合新聞網 】
~~~~~~~~~~~~~~~相關訊息~~~~~~~~~~~~~~~
靠「錯誤筆記本」記錄考題 他拚上台大醫學系


| 上一筆 | 下一筆 | 回列表|
 
 

 

   
  © 2010 aa-rich. All Rights Reserved | Login訂閱電子報|